• <dd id="uyaig"><nav id="uyaig"></nav></dd>
  • <menu id="uyaig"></menu>
  • <nav id="uyaig"><optgroup id="uyaig"></optgroup></nav>
  • <menu id="uyaig"><tt id="uyaig"></tt></menu>
  • 1

    金剛臺上“金剛俠”:舍女護戰友 她卻是十幾個遺孤的“媽媽”

    金剛臺上“金剛俠”:舍女護戰友 她卻是十幾個遺孤的“媽媽”
    金剛臺上“金剛俠”:舍女護戰友 她卻是十幾個遺孤的“媽媽”

      記者王圣志 牛少杰

      巍巍大別山,雄偉金剛臺。在這里,流傳著一段悲壯動人的革命故事:大別山女游擊隊員張敏,在敵人搜山時為掩護戰友,痛失出生僅六天的女兒。這位痛失愛女的母親,卻收留了十幾個孤兒,把他們撫養長大。

      這是金剛臺附近山村景色(4月2日攝,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郝源 攝

      八十多年彈指一揮間,這座英雄之山歷經滄桑,在紅色基因的傳承中,迎來了綠色發展的絢爛春天。

      為掩護戰友痛失愛女 她卻收養十幾個遺孤

      又到清明時節,曾祥有再次登上金剛臺,這是大別山河南境內的最高峰。他手捧鮮花,來到奶奶張敏戰斗過的地方。這里還安葬著他的一位存世僅六天的姑姑,也埋藏著奶奶的一段辛酸往事。

      1934年11月,紅二十五軍長征離開后,鄂豫皖蘇區幾乎全部丟失。為了革命斗爭需要,部分紅軍戰士、傷員、婦孺等陸續轉入大別山腹地金剛臺,后組編為赫赫有名的“金剛臺婦女排”,依托溝壑堅持斗爭,張敏就是其中的一員。中共商南縣委繼續率領游擊隊和婦女排以金剛臺為屏障、以洞穴為據點,堅持了長達三年艱苦卓絕的革命斗爭,贏得了“三年紅旗不倒”的美譽。

      1936年冬,金剛臺下起了大雪,敵人又趁機搜山“圍剿”,而五天前張敏剛生下一個女兒,母女倆和戰友藏身在金剛臺上的一個山洞里。由于經常缺糧斷炊、營養不良,導致張敏身體較差、缺少奶水,孩子常常餓得哇哇直哭。

      隨著敵人的步步緊逼,孩子的哭聲隨時都會暴露十幾個戰友的藏身之處,那樣,后果將不堪設想!此時此刻,張敏來不及多想,將空癟的乳頭塞進孩子的口中,然后緊緊地捂著、捂著……時間,一分一秒地過去,短短的十幾分鐘,就像幾個世紀那么漫長……

      終于,敵人走遠了,戰友安全了,張敏卻發現孩子早已沒了呼吸。張敏的心碎了……她含著熱淚喃喃自語:“孩子,娘對不起你!娘實在是沒有辦法啊!”

      被保護下來的戰友們,先是呆呆地看著,接著是默默地流淚,過了很久很久,大家才一起用手扒了一個土坑,準備把孩子小小的遺體掩埋起來……可是,張敏怎么也舍不得放下懷里的孩子,就在那里緊緊地抱著、默默地看著……

      “多少年后,奶奶講起這段往事,眼里還是噙著淚花。”曾祥有說。

      兩天后,張敏的丈夫曾少甫下山籌糧歸來,得知女兒夭折后,雖然內心也很痛苦,卻并沒有埋怨妻子。

      “爺爺當時是便衣隊長,他坐在地上嘆了幾口氣,轉身就去安慰奶奶。”曾祥有非常能理解他們的舉動,“爺爺奶奶不是心狠,他們知道要革命就會有犧牲,而且在整個革命斗爭期間,他們夭折的不止這一個孩子。”

      在曾祥有的印象里,爺爺奶奶很喜歡小孩,不僅愛自己的孩子,還在1929年到1932年之間,收養過十幾個貧苦人家的孤兒和英烈后代。

      “這十幾個小孩要是沒人管很可能是死路一條,爺爺奶奶把他們帶在身邊、帶上了金剛臺,撫養長大后紛紛投身革命隊伍。”令曾祥有印象深刻的是,1972年,奶奶收養的一個孩子輾轉找到了曾祥有家,但奶奶已去世四年,“回憶起在金剛臺的日子,她跟爺爺兩人相擁痛哭。”

      每天都有生死考驗 她們靠信念擎穩紅旗

      4月2日,曾祥有在金剛臺“紅軍洞”里擦拭雕塑。新華社記者 郝源 攝

      為了圍剿山上的游擊隊員,敵人將金剛臺全面封鎖,叫囂著要“抽干塘中的水,捉盡離水的魚”,妄圖將革命戰士困死在金剛臺上,婦女排的生存陷入極度困境。

      商城縣委黨史地方志研究室四級調研員涂白松介紹,敵人反復搜山,甚至推行“戶籍連坐”,把山區群眾遷到集鎮或圍寨中;她們常年只有一身破衣服,缺糧、缺醫,在陰冷潮濕、蟲獸出沒的深山老林里過著“天當房、地當床,野菜野果當食糧”的日子。

      “據奶奶回憶,婦女排里有不少年輕人,即便有山洞也不敢久留,她們常年穿梭在荒山密林間躲避搜捕,還要采藥醫治傷病員,一些女戰士衣服勉強蔽體,”曾祥有說,“三年下來,她們幾乎成了‘野人’。”

      在極度艱難的環境里,她們餓了摘野果,渴了喝泉水,忍饑挨餓勉強生存,但沒有鹽卻是個大問題。為了獲取食鹽,曾少甫和張敏想了很多辦法。

      “我爺爺下山尋找食鹽,把食鹽化成鹽水,反復把棉衣浸入鹽水再曬干,然后穿在身上,躲避搜查帶進山里,再把棉衣脫下來交給奶奶,泡在水里把鹽化開。”曾祥有說。

      在敵人殘酷的封鎖和“清剿”中,婦女排歷經艱難困苦,頑強戰斗,這面“紅旗”始終不倒,創造了鄂豫皖游擊戰爭的奇跡。

      1937年后,婦女排按照上級指示,前往湖北省紅安縣(原黃安縣)七里坪參加新四軍四支隊,奔赴抗日戰場。張敏遵照組織決定,留在老家固始縣從事地方工作。

      然而,在大別山長期的艱苦生活,讓她患上了嚴重的風濕和哮喘,后來隨著病情的加重不得不停止工作。1956年曾少甫離休,組織為了照顧他們的晚年生活,擬安排他們去干休所休養,但曾少甫拒絕了:“我休息了,不能為國家做事了,住在城市吃國家閑糧,我吃不下去啊。”后來,張敏跟隨曾少甫到固始縣段集鎮農村老家生活。1968年7月,張敏因病逝世。

      烈士英魂若有靈 此時此景可告慰

      青山聳立,松濤陣陣,杜鵑吐艷,山花競芳。

      4月2日,曾祥有在金剛臺“紅軍洞”里獻花祭奠。新華社記者 郝源 攝

      在金剛臺上,懸崖峭壁之上有70多個山洞,當年紅軍戰士、傷病員和游擊隊員曾在此居住,這是他們的天然避難所和戰斗堡壘,被后人親切地稱為“紅軍洞”。如今,掩映在青山綠水間的“紅軍洞”,頌揚著英雄的故事,成為傳承紅色精神的生動課堂。

      據金剛臺貓耳峰景區負責人張發兵介紹,金剛臺的美景和紅色故事吸引了越來越多游客,自2009年以來年均接待游客近30萬人次,“紅軍洞”是他們必去的地方。

      “近年來,商城縣依托紅色資源優勢,堅持‘紅色托底、綠色發展’,大力發展油茶、旅游等特色產業,走出了一條綠色發展道路,2019年5月宣布全縣實現整體脫貧摘帽,2019年全縣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近一萬四千元。現在,我們終于可以告慰英魂了!”信陽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、商城縣委書記李高嶺說。

      “從我太爺爺算起,全家八口人參加革命斗爭,五人犧牲,因為當時不革命就沒活路。”曾祥有動情地說,“我的先輩們一直盼著過上好日子,這一天終于來了,他們應該含笑九泉了!”

   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
    国产免费三级a在线观看 - 在线 - 视频观看 - 影视资讯 - 朝露网